首页散文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给我一双白球鞋

  • 作者: 为人处世
  • 来源: 网络来源
  • 发表于2012-11-11 19:33:00
  • 被阅读
  • 如果这所有所有的日子是用来敲痛那深埋在内心的缱绻,那我宁愿不曾打开,不曾打开心中的锁,以留住时间所有积淀的感情。

    谁浅薄了谁的青春,又是谁淹没了谁年少的轻狂,很久很久之后的更久,也许依然没有答案。梦里若隐若现的脸,依然清晰,可是为何醒来却是一片又一片的孤殇,抹不掉的落寞和伤痛。

    我想要简简单单的活着,平平淡淡,甚至像一粒沙子,安安静静的在角落里,不声不响,保持着自己建立的世界,不耀眼灿烂,但也有自己的味道,很多时候我喜欢这样的宁静,不被烦扰,如清茶般,无烟无雾却清香袅袅,谁了我心中胆怯,谁赴我内心设下的宴,一切的一切再不必有所迫切,万事随缘亦不随缘,一切随心亦不随心。

    成都的秋天不是最美的,却也是最有味道的,没有北方犀利的冷,亦没有北方彪悍的寒,偶尔出来的太阳侵透了灰蒙蒙的天,暖的沁人心脾,所以说不同的人看不同的景,如果欢喜,小小的湖泊也有了远方的美好。

    当时间太过迫切的时候,总是怀念曾经带着耳机踏着白球鞋的小女孩,木香花香,小溪长河,夕阳落下映射到的马路有了光晕,背景是大大的阳红,影子拉的好长好长,一切都优雅的不像样子,抬起来的小女孩的脸,是享受的样子,那样甜美的微笑在多年后的现在依旧怀念万分。简单的幸福,静默的流年,我曾想,这种美好能不能就定格于此,不要走,不要走,很多次,我对着那个简单幸福的背影呼唤,可是回音很长,回应没有……

    遥远的地方有个另外的自己,我始终相信,那个永远都拉不到眼前的遥远,可我依然期待,等我某年某月找到了一个与我相伴相守的他,一起去找那个绚丽安宁的背影。我曾幻想过无数次的画面,也有望成为现实。

    如果说流年是将残忍埋在了平淡的身下,那我会毫不犹豫的认为时光将青春赤裸裸凌迟了又凌迟,那不死不活的青春有时候好像突然的回光返照了,精神瞬间焕发然后等待下一次凌迟,这所谓的精神是不是就是我们所一直追求的梦想的化身?我想是不是在多年之后,我们依然能够拥有这能被一次次挫败而又站立起来的青春。

    喜欢坐在天空下的椅子上,旁边沏上一壶清茶,手里捧着书,慢慢的翻着,优雅的休憩,那样的美好就像那个白球鞋的小女孩,存在记忆深处,不深不浅,淡雅却触摸不到。这才是我所感到的伤心和难受。

    回忆过去,满心欢喜满心忧伤,处于一种叫做尴尬的境地不能自拔,过去回不去,未来来不了,现在的现在却是不喜欢的状况,如果说我是个懦弱的小孩,我会毫不犹豫的否认,但如果说我恐慌于那所谓的未知和已知,我又能说什么?事实上,很多时候,我是多么的期待未来,期待某天内心的极大安宁,期待某天什么事都不用一个人扛着,故作的坚强永远会给懦弱的肩膀留下怅然的唏嘘。

    北冬的雪张狂的扫过了所有的角落,洁白圣洁的味道绵长悠远,我曾想,当大地穿起锦衣,我便着宽大红袍躺在茫茫白雪世界里,仰望朦胧的日,静静的享受只留给自己的光阴,而那时,你是否会象以往一样,告诉我,我便是你眼里最美的风景,那渐行渐远的背影,那曾经清晰的肩膀,越来越模糊和渺小,那些一起走过的光阴,瞬间朦胧的看不清模样,我转身,一片寂寥。

    如果将岁月拉长,我一定不向梦的反方向走,因为在瞬间的恍惚之后,猛地发现,你才是我的梦,才是我永不想休憩的美好啊……请原谅我年少的无知和萌动,送你最圣洁的雪,给你我曾经引以为傲的白色球鞋,拉长的忧伤总要有落点,我不愿再给悔恨留下半点空隙,请热爱生活、热爱自己,幸福的对待现在和未来的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