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写景散文
文章内容页

冰雪之夏

  • 作者: 职场励志
  • 来源: 励志故事
  • 发表于2022-07-08 04:10:01
  • 被阅读
  • 雪,对于生长于北方的人来说有一种特殊的意义。在我印象中,自从高中起,故乡冬天的降雪量便已大不如前了,每每总是想像何时才能再感受一次铺天盖地的雪,这不有幸派赴南极科考,不仅把前20年的补齐了,还捎带把后20年的也一并预付了。我工作所在的长城站位于乔治王岛南端的菲尔德斯半岛。此地虽未在南极圈内,但即使在夏季所展现出的亚南极气候特征也足矣让人们一窥南极洲的幻化与异美。

    暴雪卷着怒涛凶猛地砸向岸礁,激起的白色浪花似要将礁石吞没,狂风涌浪也不甘落后,奋力驱使着块块浮冰冲滩登陆似要抢占头功,这时的天气表现得好像在发泄残暴大帝的愤怒一样,异常恐怖。而在多云的微风天时,又化身为一柔情的姑娘,恬静而婉约,不经意地撒下几朵晶莹剔透的雪花,缓缓地落在你的脚边,悄悄地湿润你的面颊,似在轻轻地触碰提醒你聆听,幽幽地诉出孤单与寂寞。当然她也有快乐的时候,那便是在晴朗傍晚,晚霞就是那害羞的一抹腮红。入了夜,如果说飘忽若现的银河宛若她那轻盈如纱的拂面丝巾,那么闪烁的群星必是她躲藏在薄纱下迷人的微笑了,而那划亮幽暗星空的点点流星,也许就是她欢乐背后不为人知的眼泪吧。充满梦想的人生也许亦如南极的天气一样充满了矛盾与激荡,而那未泯的童心也许就是对执着于梦想最好的注解吧。

    入夏后,海滩上的冰雪开始消融,最先露出的是各种动物的尸骨,大者如鲸、海豹,小者如企鹅、海燕,而其中最多的是被成年豹海豹捕食的各种企鹅尸体。由于常年低温加之缺乏足够微生物分解,即使只剩下一些羽毛和骨架的企鹅残尸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完全自然腐化,这就给贼鸥提供了一份营养的补充,我经常目睹数只贼鸥哄抢争夺企鹅尸体的狂欢。数日后,贼鸥会将不能消化的羽毛和碎骨以丸状食团吐得到处都是。

    此后,一群群企鹅将再次争先恐后地冲向遍布同类尸骸的海滩,它们或是从冰冷的浪涛中捕食归来的,或是再次潜入刺骨的海水,日复一日的在冰与雪的世界重写着生命的顽强与不息。然而仰卧着的海豹却熟睡不醒,蜷缩着的海狮也耷拉着惺忪睡眼,上了岸后的企鹅忽而挺胸伸颈、忽而扑舞双翅,悠闲地梳理着羽毛,完全无视近在咫尺的血腥与混乱,因为死亡在这里是最平常不过的了。如此对比强烈的场景,足以震撼每一位到访者的内心。

    忽然,无际的天空,无声的雪花,无休无止地悄然落下,一夜过后,视野白茫茫一片。

    冬季来了。